巴哈欧拉 – 上帝的荣光

巴哈伊教(Baha'i Faith)视其创始人巴哈欧拉(Bahá’u’lláh)为上帝指派的最新一位“神圣的导师”。穿越历史的长河,这些导师把上帝的光辉洒遍人间,用上帝的教诲滋养人类的精神。巴哈欧拉是一个阿拉伯名字,意思是“上帝的荣光”。希望巴哈欧拉的生平简介能够让你感受到上帝的荣光、爱和无私,以及自我牺牲的精神。

巴哈伊教认为:虽然从造物主上帝所创造的一切中可以看到祂的光辉和恩泽,但祂的存在是不可知的。上帝创造的每一个事物都反映了祂的存在。在祂所创造的事物中,人类宝石般珍贵的灵性映射出祂的光芒。“让我们以我们自己的形象来塑造人类、让他们与我们相似。” – 创世纪(Genesis) 1:26。而在人类当中,最能体现上帝荣光的是一些与众不同的上帝化身。他们时不时出现在人类当中,激励和征服整个文明世界。这些伟大的人包括:佛陀(Buddha)、摩西( Moses)、耶稣基督(Jesus Christ)、 穆罕默德(Muhammad),而在这个时代, 就是巴孛(Báb)和巴哈欧拉(Bahá’u’lláh)。

巴哈欧拉的童年

Baha'u'llah's Childhood

1817年,巴哈欧拉带着上帝的祝福诞生于波斯的一个皇室家族。早在儿童时期,巴哈欧拉就显露出超越同龄人的才智。他的家人和亲戚们评价说:“这个孩子气度非凡”。无论是智力,还是才学,巴哈欧拉都大大超越了他的年龄和周围的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对他表现出的超常智力惊叹不已。他们常说:“这样的孩子活不长”。在那个年代,人们通常认为早熟的孩子无法活到成年。

巴哈欧拉在童年时接受了小学教育,但青少年时期没有再进学校的大门。他不愿意由别人教授知识,当时生活在德黑兰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尽管如此,年青的他就能够解决各种会议上抛给他的难题,不论是科学大会,还是神学讨论会。人们发现他俨然是一个解释复杂和深奥问题的权威。

"我们没有进过任何学校,也没有读过你们的任何论文。侧耳倾听这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说的话吧,他用这些话召唤你们到永在者上苍尊前。这对你们比世间所有的财富都好,惟愿你们能领悟。" - Bahá’u’lláh

他的父亲Mirza Buzurg是朝廷里的一位大臣。在没有接受什么高等教育的情况下,年纪轻轻的儿子竟有如此高的天赋和才识,这位父亲感到十分不解。巴哈欧拉的禀赋是否与家族的高贵祖先有关呢?他的家族史可以追溯到古代萨珊王朝的波斯王,同时他也是两任上帝使者的后裔:亚伯拉罕(Abraham)和波斯先知琐罗亚斯特(Zoroaster)。

父亲去世时,年仅22岁的巴哈欧拉本可以继承父亲的特权,担任大臣,但是他拒绝了。这引起了人们的诧异,大家纷纷议论说:“如此聪明过人、才华横溢的年青人为何放弃这个位高权重的职位呢?事实上,什么职位不是随他挑啊!” 这个故事被一代又一代伊朗人传颂着,大家都知道巴哈欧拉并不看重那些转瞬即逝的功名利禄。

Baha'u'llah Father of The Poor

巴哈欧拉为人慷慨大方,曾大量救助穷人,没有拒绝过任何一个找上门来的人。他家的大门始终敞开着,客厅里常常是宾朋满座。 二十几岁时,他就因为无私的捐助被誉为“穷人之父”。巴哈欧拉这种无私的给予和不追求名利的精神令人们更加惊讶。他的朋友对此的评价是:巴哈欧拉很快就会一文不名,出手如此大方,他的财富用不了多久就会消耗殆尽。朋友们经常疑惑地互相问道:“他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自己呢?”

事实上,从年轻时代开始,巴哈欧拉就是穷人的避难所、弱势人群的庇护所。他善待每一个穷人,以仁慈和爱心抚慰着普罗大众。

巴哈欧拉的仁慈之心

"全能者为我见证:人的行为若像荒野里的野兽,人就失去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符合人的尊严的品质是自制、宽仁、同情、慈爱等美德。" - Bahá’u’lláh

作为巴孛教义的忠实追随者,巴哈欧拉被捕入狱,并被下令投入黑暗可怕的德黑兰地牢中。

Jeering Crowds

巴哈欧拉带着枷锁从尼亚巴朗一直走到德黑兰,一路上遭受侮辱和谩骂。他的敌人们蛊惑人心,让人们认为巴哈欧拉威胁到他们的统治、是他们王权的破坏者,因此他们攻击他、诋毁他。

尽管有着高贵的血统,尽管因为对同胞的仁爱之心被誉为“穷人之父”,巴哈欧拉仍然受尽耻辱。在去往德黑兰的路上,他被迫一路光着脚走。在那些日子里,他的帽子,也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象征,被人抢走。还有几次,他的外衣也被人扒走。在酷暑盛夏的暴晒中,巴哈欧拉没有帽子、没有鞋子,被驱赶着前行,还强迫他赶上身边的骑兵。

就在巴哈欧拉快要走到地牢的时候,人群中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手里拿着一块石头,急切地想把石头扔向巴哈欧拉的脸。只见她小跑着,试图超过押送巴哈欧拉的骑兵,一边跑一边恳求道:“我请求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把石头扔到他脸上!” 虽然满怀愤怒,但虚弱的她根本追不上行进的队列。巴哈欧拉看到了身后这位费力追赶的老妇人,于是转身对羁押他的卫兵说:

"不要让这个女人失望, 她认为这是她在上帝面前的壮举,不要拒绝她".

巴哈欧拉的宽容之心

"有多少心怀恶意的人已追求到达我们尊前,又有多少忠诚友爱的朋友却离开了我们!恩泽之门向一切人敞开着。在我们和人们打交道时,显而易见,我们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正直的人与有罪的人,这样作恶者才有可能到达无限宽恕的海洋。我们的圣名“包涵者”向全人类投射了这样的光辉,以至顽固者已觉得自己被归入了虔诚者的行列。我们不会让追求我们的人失望,也没有任何面向我们的人,将被拒进入我们的圣殿。……" - Baha'u'llah

巴哈欧拉在巴格达的遭遇就是一个例子。在一些对巴哈欧拉抱有严重偏见的人的煽动下,有一天晚上,一大群什叶派库尔德信徒闯入了巴哈欧拉在巴格达的家中,意图挑起事端。进入院子之后,这些人一言不发地站在院墙附近,随时准备拔出他们的剑。

巴哈欧拉看到后,对其中的一个人说:

"依你看,那些在Karbila沙漠中包围殉道者伊玛姆·侯赛因, 并想杀害他和他的追随者的人是否相信上帝和上帝的信使?".


‘显然,’ 那人回答道,‘他们没有信仰。如果他们是穆斯林教徒,并且相信上帝和先知,那他们就不会杀死先知的血亲和追随者,也不会导致上帝所派先知的家人被监禁。’

Bahá’u’lláh's Magnanimity towards the hostile

于是巴哈欧拉邀请这些人进家里坐一坐,还提供了点心,热情地招待他们。之后他开始给他们讲述伊玛姆·侯赛因的悲惨故事,以及他是如何殉道的。 这些库尔德人一个接一个自己坐下来,巴哈欧拉又讲述了对抗雅兹德(Yazid)的历史。雅兹德继承了他父亲的王位,成为倭玛亚王朝的第二任国王。巴哈欧拉还回顾了那些命令4000精兵围攻只有200人的侯赛因和他的家人及追随者的人的名字,以及骑兵指挥官胡尔(Hurr)惊人的内心转变。 胡尔后来转投侯赛因的门下。

'此后’,巴哈欧拉总结说,‘他们极其残忍地折磨伊玛姆·侯赛因,最后宣布 "侯赛因破坏了他祖父的宗教,所以被祖父的剑刺死了。”’

这些库尔德人被深深地感动,他们一边哭一边站起身来,并亲吻巴哈欧拉的长袍。‘我们可以效仿胡尔’,他们说,‘他一开始想杀害殉道者,但后来忏悔了,并成为第一个投奔侯赛因的人。’最后,他们诚恳又谦卑地请求巴哈欧拉允许他们离开。

巴哈欧拉的威严

"的迹象中有的高贵品质,的尊贵地位,的极大荣耀,以及那在至伟牢狱之地平线上光芒四射的美丽光华。因此,人们在面前低头、压低嗓音,谦卑地面向转过去的身影,这是过去的时代所从未有过的明证。" - Abdu'l-Bahá

一些见过巴哈欧拉的门徒曾提到他超然的威严。巴哈欧拉的这种特质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人们见到他的时候会产生敬畏感,常常说不出话来。在叙述自己前往监狱之城'Akká (巴哈欧拉被放逐的城市)的朝圣之旅时,Hájí Mírzá Haydar-'Alí是这样说的:

Bahá’u’lláh's Majesty

“表面上他是一个被判了刑、蒙受冤屈的囚犯,但事实上他是光芒四射的太阳,闪耀着高贵和威严,是优雅和尊严之王。虽然他仁慈善良,富有同情心,从来都带着关爱和谦卑对待那些拜访他的人,用幽默风趣的话语使他们放松,但没有人(无论是忠于他的人,还是不相信他的人;无论有学识的人,还是文盲;无论聪明人,还是傻子;)能够用十个字来形容对他的印象 。事实上,很多人发现他们自己说他的时候会战栗,以至于声音颤抖。"

许多人请求见他的唯一目的是与他辩论。出于帮忙的意愿,也为了阐述他的观点,他同意与这些人见面,并允许他们进入他威严荣耀的世界。进入房间时,这些人听到他迎接他们的声音,看见他容光焕发的脸,于是情不自禁地伏在他的门口拜见他。 当他引领他们入座时,他们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也提不出什么问题。离开时,他们会不由自主地向他鞠躬。有些人会在面见他之后改变想法,带着忠诚离开;有些人离开时充满敬慕之心,而有些人则悄悄地溜走,认为自己是被妖术所迷惑。

还有一些人想见他的原因纯粹出于好奇,或者想借他的影响谋取个人的利益,而不是真的想追随他。虽然在'Akká市,巴哈欧拉偶尔也允许某些非巴哈伊教的人去见他,但那只是特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与别人的会面越来越少。

这里引用一个例子:曾经有一名'Akká市的官员想面见巴哈欧拉,但他拒绝了很多年。相反,他会见了他的长子阿卜杜·巴哈。又过了几年,虽然那位政府官员一再要求见他,他仍然没有同意,直到叙利亚中央政府要求这名官员去拜访巴哈欧拉。在一位欧洲将军的陪同下,这位官员终于获准见他。刚一进入房间,他们就被他的威严镇住了。出于敬畏,他们跪在门口。虽然巴哈欧拉请他们入座,但他们没有挪动。那位将军身形肥胖,因此那个姿势对他来说非常难受。巴哈欧拉对他们无话可说,所以他们就一直沉默着。大约十分钟后,他们就请求离开。

巴哈欧拉的权威

"还有,的另一个迹象是公布了的经书。谴责几位君王的神圣经文,对那一位强权统治威震四方的人所作的预示灾难的警告,其宝座在短短几天中就倒塌了,这是明确而广为人知的事实。" - Abdu'l-Bahá

1869年,巴哈欧拉写信给拿破仑三世,当时他是西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君主。在信中,巴哈欧拉谴责了拿破仑三世的战争野心,以及拿破伦对巴哈欧拉之前一封书信的藐视。那封信包含以下严厉的警告:

Bahá’u’lláh's Sovereignty

"你的王国将会陷入紊乱,你的王位将从你的手中丧失,这只是你的所作所为,你的浮夸和妄自尊大的惩罚。在我有生之年,你就无法维持你的统治。……”

可以想象,处于权力巅峰的拿破仑根本没有听从这些警告。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发动了对普鲁士的战争,他坚信他的军队不费吹灰之力即可拿下柏林,但巴哈欧拉所预言的悲剧不久即发生在拿破仑身上。他在萨尔布吕克、在维森堡、在梅斯连连溃败,最终于1870年的色当之战中彻底战败。这创造了近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投降记录。拿破仑失去了他的王国,余生都在流亡中度过。他的希望完全破灭,唯一的儿子(王储)在祖鲁战役中被杀,他引以为傲的帝国大厦轰然坍塌。随后发生的一场内战比法德战争更为惨烈。最后,威廉一世(普鲁士国王)在凡尔赛宫接受人群的欢呼,成为统一德国的帝王。

这一论断不到一年,法国便在普法战争中惨败 拿破仑三世被推翻,十九世纪的法国政治史学者阿利斯泰尔·霍恩曾经这样写道:

"历史上也许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吃惊的实例了,它完全符合希腊人所谓的「命运的巨变」,从骄傲的顶点重重地摔跌下来。在近代,确实再也没有一个如此壮大、物质成就如此丰富的国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蒙受如此大的羞辱"。

"尘世的君王们啊,你们只不过是封臣而已!祂,万王之王,已经出现,披戴着令人至为惊叹的荣耀,祂正召唤你们奔向祂,祂是救难者,自在者。要注意,切莫让骄傲阻止你们认识启示之源" - Bahá’u’lláh

巴哈欧拉遭受的长期折磨

"的迹象中有长期苦难的经历,所受的磨难和不幸,枷锁和脚镣给带来的极度痛苦。时刻都在大声呼唤:“到我这儿来吧,到我这儿来吧,正直的人们!到我这儿来吧,到我这儿来吧,喜爱行善的人们!”" - Abdu'l-Bahá

刚满二十七岁,巴哈欧拉,这位 “高尚正义的阿拉伯青年”, 以及他的家族、他的财产、他的头衔、他的声望都暴露在可怕的危险和政府、民众的血腥迫害、疯狂的抢劫和恶毒的诽谤中。在他的敌对者和压迫者的魔爪下,他受尽了残害、羞辱和折磨。

Bahá’u’lláh's Long-Suffering

"亘古美尊已同意:祂自己受铐锁,从而全人类有可能从束缚中获得解放;祂甘愿接受被囚禁在这至坚堡垒中,从而全世界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祂已饮尽悲伤之酒,从而世界各族人民就可能获得永恒的快乐,并充满欣喜。这是你们的主对你们的慈悲,主是怜悯者、满怀慈悲者。上苍的独一性的信徒们啊!我们接受屈辱,以使你们有可能高超;我们受了多种折磨,从而你们有可能富足繁荣。看吧,为了重建立全世界而来的祂,如何被那些自称与上苍为伴的人强迫到这最荒芜的市镇居住。 我不会因牢狱生活的重负而悲伤,也不会因受屈辱或受敌对者折磨而痛心。我以性命为誓!这是我的光荣,上苍也用这光荣装饰祂自己,惟愿你们了解。" - Bahá’u’lláh

熟悉宗教历史的人都知道,上帝派遣的先知们从来都没有躲避过他们敌人的侮辱和压迫者的虐待,以及他们所在时代的学者们(打着正直和虔诚的幌子)对他们进行的指责,尽管上帝在之前的宗教里已经向人类承诺了这些先知的出现。

在什叶派教士的煽动和波斯国王的命令下,巴哈欧拉被迫在四个月的时间里生活在漆黑的德黑兰地牢中。他和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关在一起,带着沉重的枷锁,呼吸着污浊不堪的空气。

巴哈欧拉的双足戴着镣铐,脖子被沉重的枷锁牢牢卡住,皮肉都被撕裂,伤疤永远地印刻在他的身体上。任何轻微的移动都会让枷锁更深地卡进他的身体,更别提睡觉了。关押他的地方寒冷、潮湿、污秽不堪,周围满是生病发烧的人、各种虫子和老鼠,充满令人作呕的气味。无休止的憎恨让他的敌对者们变本加厉,甚至拦截他的食物、在食物里下毒,企图破坏他的健康,让他无法达成目标。

在可怕的地牢遭遇之前和之后,他又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呢?他是如何被软禁在德黑兰的一个警官家中?在尼亚拉的村庄里,附近愤怒的民众是如何用暴力对待他的?在玛兹达仁,国王军队的密使是如何囚禁他的? 阿慕尔(Amul)当局把他交给一群宗教领袖后,那些人是怎样对他进行酷刑折磨的?当一群恶棍在背后追赶他时,他遭受了什么样的嘲笑和奚落?当Násiri'd-Dín国王企图迫害他时,皇室、朝廷和民众是怎样无情指控他的?被政府官员逮捕时,他遭受了怎样的暴行、虐待和嘲笑?在德黑兰的地牢中,他是怎样 “光着头、光着脚、带着脚镣”, 被盛夏的骄阳炙烤?贪官污吏们是怎样将他的财产劫掠一空的?残酷的法令是怎样把他与那些无助的巴孛追随者们隔开、与亲属和朋友分离,又是怎样在酷寒中将他和他的家人流放至伊拉克,没有任何栖身之地和食物?

在朝廷、教士、政府和民众精心预谋的攻击和诡计之下,残酷的折磨接踵而至,令他应接不暇。然而,这些折磨只是长达40多年的恐怖囚禁的序幕:从伊拉克,苏莱曼尼亚,君士坦丁堡,亚德里安堡,最后到'Akká监狱。这漫长的流放最终在他七十多岁时,以他的死亡而结束。与他之前的上帝先知们相比,他所经历的磨难之广度、时长、多样性和严重性是前所未有的。

他被流放过的每一个地方后来都成为有名的参观点,也是当地居民表达忠诚与爱的地方,因此他的敌对者不得不换一个地方囚禁他。在监狱里,他倡导人类团结,歌颂世界和平;他写信给国王和统治者们,号召各国联合在一起,通过协商和仲裁解决争端。他的一生都在迫害与艰难的漩涡中沉浮,但是灾难、考验和荣辱变迁都没能阻止他的行动和使命。相反,他变得越来越强大,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广,直到他的耀眼光芒洒遍整个东方。

"有谁能扑灭上苍雪白的手所燃亮的灯光呢?哪里能找到有能力熄灭大能者、万物之驱使者、全能者所点燃的火的人呢?" - Bahá’u’lláh

巴哈欧拉的先驱 – 巴孛(BÁB)

1844年,巴哈欧拉二十七岁时,设拉子市有一位才华过人的25岁青年赛伊德·阿里·穆罕默德(Siyyid Alí Muḥammad,后人称其为 “巴孛”)公开宣布自己是上帝在 “约定日” 指派的使者。这一天是世界所有伟大宗教的圣书中所规定的约定日,在这一天,一个伟大的人物将现身于人世间。

"看 啊,我将在那个伟大的、令人敬畏的、上帝现身的日子到来之前,把先知伊利亚 (Elijah)派遣到你面前 - 玛拉基书...” - Malachi 4:5


了解巴哈伊先驱的高贵品质和他的爱所带来的影响,将有助于你感受巴哈欧拉思想的重要性。品性崇高的巴孛曾无畏地站在政府面前、整个教会面前,以及疯狂的波斯民众面前。在短暂的一生中,他吸引,并教化了数以万计的灵魂,并完成了上帝赋予他的责任和目标:为巴哈欧拉的到来做准备。

虽然那时巴孛还很年轻,而且当时他的信念与世界上所有人(位高权重之人和低下卑微之人,富人和穷人)的期望和欲望相背,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尽管遭到了狂热波斯民众的反对,但他毫无畏惧。在他的名为 “Qayyúmu'l-Asmá” 的书中,他甚至预言了他自己的殉道。

Persecution of the Báb's followers

随着巴孛宣布他的使命和上帝“约定日”的到来,一股躁动的旋风开始席卷整个波斯,任何与巴孛有关联的人,或者巴孛的追随者都面临被迫害和攻击的风险。虽然如此,这个神圣的青年依然凭借其巨大的精神感召力和思想变革的影响力,吸引了数以万计的人追随他,被他深深地打动,并因此不再信仰其他思想,而是只忠于巴孛。波斯社会中各行各业的男男女女,从底层百姓到王宫贵族(例如伊斯法罕省的省长“Manuchehr Khan”),最后都被巴孛那些触动灵魂的话语所感染,成为他的忠实信徒,表示愿意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奉献给巴孛,并帮助巴孛宣传他的教义。对此,巴孛是这样回复的:

"你的日子和我的日子都是屈指可数的,生命的短暂让我来不及见证和允许你实现你的愿望……你的生命只剩下3个月零9天,在那之后,你将带着信仰奔赴永恒的栖息之所。"

另一个与年轻的巴孛见过面的是被人们尊称为 “Siyyid Yahya Darabi” 的人,他是波斯最受尊敬的伊斯兰学者之一。当时的波斯国王派遣他去拜访巴孛,以调查巴孛的主张,并汇报调查结果。虽然这位学者地位高贵,但在与巴孛的接触中,他被这个年轻人深深地震撼了。以下摘自他对他与巴孛第三次会面的描述:

"...见到他的一刹那,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无法解释的敬畏感。当我注视着他的面容,我的四肢颤抖起来。我曾在很多场合紧急觐见过国王,但从未如此胆怯。此时的我双脚颤栗,无法站稳。注意到我的窘境后,巴孛站起身来走向我,然后握住我的手,让我坐在他的身旁。‘你来找我,’他说,‘不管你想了解什么, 我都会告诉你。’ 而我无言以对,像个婴儿一般既不懂他的话,又说不出话来,根本无力回答。他一边看着我,一边笑着说,‘ 如果我能解释Surih of Kawthar(古兰经中的一个章节 – 译者注),你是否承认我说的话是来自上帝之灵?’……...."

这位也叫赛伊德的先生誓言信仰和忠诚于巴孛,后来因此遭到了迫害,最终心甘情愿地为宣传巴孛的信仰而奉献了他的生命。来自波斯各个阶层的这些高贵正直的灵魂被年青的巴孛所吸引、征服和改变。以下是一段对巴孛的描述:

"年青的巴孛是如此的谦恭,如此令人无法抗拒。他无比温柔、异常沉着,他的话语魅力无穷…”

Martyrdom of the Báb

钦佩和爱戴巴孛的民众本已众多,增加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引起了当权者的嫉妒和恐惧。巴孛的威望,以及对民众思想的影响力迅速扩大,让当权者惊恐万分。不久之后,政府大臣、整个教会和狂热的民众开始用暴利来对待巴孛和他的追随者,并发生了宗教屠杀事件,掀起了迫害这个新教派的惊涛骇浪。在九年的时间里,追随巴孛的数万高贵灵魂(来自社会各界的无辜民众)遭受了无情的打击,但他们都愿意牺牲生命来捍卫他们爱戴的人。

而巴孛和另外一名年轻人(这个人推开包围巴孛的人群,他不希望与他信仰的人分开)一起被戴上绳套,悬挂在十字架上,最终被一支750人的行刑队公开处决。

即将被处决时,巴孛给大量围观的民众留下了这样的遗言:

"倔强的一代人啊,你们相信我,你们每一个人都该学习这个年轻人。他比你们多数人都高贵,他心甘情愿地为了我的信仰而牺牲他自己。你们总有一天会理解我,而那时我已离你们而去。”

关于巴孛思想的影响力,巴哈欧拉曾说:

圣洁而充满正义的灵魂的数量是多么庞大,他们谴责暴政,但却遭遇灭顶之灾!有多少纯真的人向邪恶的人展示了他们的博学和正直,但却痛苦地死亡!尽管如此,这些高贵的灵魂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默念上帝的名字,绝不投降和屈服。这种力量正是来自于巴孛对他们的影响力和感化力。除了巴孛的思想,他们不相信任何其他信仰,并用他们的灵魂来追忆巴孛。
思考:在人世间,谁拥有如此超然的力量和如此之强的渗透力?所有这些纯洁的心灵和圣洁的灵魂毅然地遵从了他的召唤。他们没有任何抱怨,而是向上帝表达感谢。在痛苦的深渊,他们向那些邪恶的人展示了巴孛的意志。
你是否在心里思考过这些重大的事件,从而理解巴孛思想的伟大之处,并且感知巴孛思想的巨大荣耀

尽管巴孛自身的感召力神圣而不可抗拒,他的思想也在短时间内吸引了波斯众多高贵正直的人。巴孛认为巴哈欧拉的信仰注定将在他之后显现,他说:

"我对那继我之后而来的祂最伟大的赞颂是:我承认我的任何言辞都不能充分形容祂,我在《巴扬经》上对祂的提及不足以描述祂的圣道之万一。”